当前位置:正文

突然之间让阿达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小舅的问话

admin | 2020-06-08 00:26 浏览数:
“算了,不败流和我朋友的事先不要谈,等一下我要出场比赛,怎么样啊,有没有兴趣下注?”阿达小舅用一种看似顽皮却又有点认真的语气问着阿达,突然之间让阿达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小舅的问话。黑市比赛一向都有加外签赌的现象存在,最早的黑市比赛是因为要决定某些极具价值性物品的归属方而发展出来,不过每次打着打着几乎都会有一方死亡,最起码的都是一方残障,其中残忍的程度自然不是一般人可以想像,不过人类本来就是自然界里面最残忍的生物,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别人。东海神拳打过去,鼻血喷的老高,站在十公尺外的贵妇衣领沾了热腾腾的鲜血,脸上涂的像猴子的贵妇高兴的尖叫,比起老公终于勃起还令她兴奋。南山神腿踢下去,正中睾丸,鲜红色的血沿着底裤快速蔓延,低落在地板;对手倒在地上几乎要昏过去,但是既然还没昏那再补一脚,隔壁的老王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家要破一起破。”这里几乎每天都有比赛,基本上是一天一场,对手在前一天决定,如果敲定,那比武的双方在前一天不得见面以免擦枪走火,直接干起架来,到时候比赛没有人出现,这笔帐就会很难算,因为只有在场上的打斗胜利才会被双方认可,所有私底下的打斗都不算数。阿达的小舅在二十岁那一年遇到了一位从英国来台湾度假的佣兵经理人————————杰克,杰克以伯乐的眼光相中阿达的小舅————朝晴这头台湾幼齿马。经过刻意的接近以及探问知道朝晴的家庭状况,之后就用那百试百灵的一招,给钱。杰克告诉朝晴,如果和他签下佣兵约三年的话,那他可以支付他前两年每个月一千五百元美金第三年每个月一万元美金的佣兵签约金,如果有出任务的话,佣金另算。这个数目字对于当时连五百元台币都很少见的朝晴来说无疑是天上掉下来的礼物,是一笔天文数字般的金钱,于是在还没有和家人商量的情况下,朝晴就给他签下去了。菜鸟朝晴并不知道那个价钱虽然和别人差不多,但是那是指他能活下来的情况来说,为什么第三年的薪资会差这么多,因为大多数的菜鸟佣兵都过不了第三年,过第三年的都成了老鸟,那时候每月一万美金的薪水连塞牙缝都不够。能够活到第三年的老鸟往往出去兼个差,随便干掉一个黑社会老大就会有好几百万的收入,那些黑社会老大在一般人的眼中是恐怖无比,但是在职业佣兵老鸟的眼中其实和洋娃娃差不多,同样都是一颗子弹,绝对不会因为对方是黑社会老大子弹就穿不过去,相反的,因为黑社会大哥通常都比较胖,目标比较大打起来也比较顺手。阿达小舅之后就被骗到欧洲去受佣兵训了,台湾来的佣兵小菜鸟第一个月居然没被累倒,让一大票欧洲各地强悍的佣兵老鸟对于这个小家伙非常的欣赏,傻人有傻福的朝晴遇到了影响他这辈子最大的佣兵前辈——-一刀。一刀这个佣兵老鸟在这一行已经十一年,前几年几乎都在帮苏丹以及其他国家打内战,杀人的经验可是丰富无比,平常的喜好就是练习无声音杀人技巧,一刀的绝技就是无声无息的摸到敌人背后,然后给对方的脖子轻轻的一刀,这一招起码帮一刀赚进好几亿。一般的佣兵通常对新来的菜鸟没有什么好感,因为经验比较差的菜鸟很容易拖累队友的节奏以及进度,有时还会在执行任务时泄漏自身位置,而那个结果就是死,大家一起死。因此老鸟佣兵不喜欢和菜鸟一起行动,也不喜欢和菜鸟生活在一起,怕会降低危机警觉心。不过当一刀他第一眼看到朝晴又知道他来自台湾时,便突然对着队友宣布他要收朝晴为徒弟。佣兵界里当然也有收徒弟的事,不过那种情况不多,因为佣兵四处出任务赚钱,谁知道下次碰面时会不会变成敌对双方,因此除非是非常好的朋友否则不会收徒弟给自己找麻烦。一刀救过朝晴很多次,如果不是一刀,阿达的小舅早就不知道投胎到那里去了。他教朝晴最实用的战场经验,让朝晴躲过无数次的杀人陷阱;他教朝晴神秘的一刀,让朝晴度过了菜鸟期进入老鸟佣兵期;他教朝晴接生意杀人,让朝晴的存款直飙九位数美金;他教朝晴战场专用格斗技巧,让朝晴随着其他队员出任务每次都能平安回来;他教朝晴喝最烈的酒,却没有变成酒鬼;他教朝晴怎么和女人上床玩3p,可以让对方高潮到潮吹,妓女不收费。直到一刀出任务死在苏丹。一刀死前已经把所有的财产都留给朝晴,世界各地的房子古堡不动产田园、现金、珠宝、古董、一整座地窖的美酒以及一个闻名佣兵界的外号——-无声刀。大多数的佣兵都有自己的外号,基本上都是根据专长被队友取的,如果你的枪法很厉害,那你的队友就会帮你取“一枪毕命”、“神枪”、“枪神”;如果你的爆破技术很好,那你的队友可能会帮你取“炸死你”、“碰碰鬼”、“再来一颗”等等很烂的名称,没办法,只有小说里面的佣兵才是又会读书又会打仗的天才,事实上,佣兵界里书读的很好的大部分都死了,留下来的家伙脑袋里面的文化程度跟猿人差不多。一刀死了以后朝晴就回到台湾,不过他一直没有回去找阿达他们,一方面怕阿达他妈妈的碎碎念神功,二方面是希望靠自己先赚一些钱给阿达他们,而他赚钱的方式就是最快的黑市比赛。台湾的黑市比赛真的多到令人无法想像,全台各地每天都有,想赚钱能赚钱的人都有机会。朝晴回到台湾才发现台湾的黑市比赛分两种,一种就是前面所说的决定某些贵重物品的归属者,不过这种比赛需要推荐人;第二种就是完全的签赌性比赛,这种是自由报名,不过生死自理。比较性的来说第二种黑市比赛比较受欢迎,因为可以自由签赌,而且机率比起他妈的乐透高上几百万倍, 刘伯温精选一码大公开如果想靠乐透发财, 香港最准一肖中特公开选料除非你上辈子和财神结拜。朝晴很快的在黑市比赛界成名, 一肖中特免费资料公开选料因为他的技巧完全来自战场, 本港手机同步现场开奖直播根本没有运动界里面的花招,只要一出手就是要命的,说实话,他也不知道该怎么留手,因为在战场上留手那绝对是跟自杀没两样,正因为如此,“战地杀神”、“冠军”的绰号就一直跟在朝晴身上。阿达不知道小舅身上发生这么多事,但是他知道在这种地方能被称为冠军,绝对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可以做得到。听到小舅要自己签赌,阿达一下子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想了想,又不忍心让小舅丢脸,阿达只好点点头说:“签赌?我没赌过,该怎么赌法?”阿达以前就听过黑市比赛有签赌的情况,不过他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遇到,而且是亲人带他来赌。小舅听到阿达的疑问,又露出那种(放心一切没问题的)笑容说:“今天我好像是和一个北欧的家伙比,我的赔率是一比一,他的好像是一比四,也就是说如果赌我赢,结果我真的赢了,那下一千元赌金庄家就会赔你一千元;如果认为那个呆子会赢,那下一千元赌金庄家会赔四千。”“这样啊?那很简单嘛!好吧,小舅,我赌你赢,五百块。”阿达装出一副很有义气的样子说出那个让阿达小舅目瞪口呆的数目。“五…五百?…。台币?”阿达小舅瞪大著眼睛张大嘴看着阿达,让阿达感觉到自己好像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一样,那种感觉好像是去偷邻居的女同学内衣被当场抓到一样。“不够吗?好吧,今天舍命陪君子,就一千块,这下子够义气了吧。”说完阿达很一副(你看我对你很好)的表情,让小舅的手指着阿达的脸一直发抖。阿达看到小舅的脸色好像很差,连忙又对着小舅说:“小舅,你没事吧?刚刚我是开玩笑的,真的,我再加一千你看怎样?”听完阿达话的小舅苦笑的对着阿达说:“你这个小子,没见过世面也不要差这么多,这里的比赛都是以‘卡’来做单位的,一卡是台币一千万。我的比赛最低下注金额是五卡。”“五…五千万,小舅你开什么玩笑,我哪里会有那么多钱?”阿达不敢相信的大叫,一个比赛下注金额最低五千万台币,哇赛,难怪会有那么多人喜欢黑市比赛,不过一想到刚刚自己说的金额,脸还是红了一下。“不会要你出五千万的,你搞不好连五千块都没有还五千万,刚刚我只是要和你开玩笑看看你会出多少钱来赌,新闻资讯只是没料到你会出五百块,直接创下台湾黑市比赛最低纪录。”阿达小舅苦笑的看着这个宝贝侄子一脸尴尬的坐在那边。“等一下你跟着我到前面去,看我赚一点零用钱给你花,很快的一下子就好。”阿达小舅笑嘻嘻的对着阿达说,听小舅的语气好像是很有把握,阿达又好奇的问:“小舅,你知不知道今天对手是谁?”“对手?前几天好像有听太爷那个老头说过,今天我的对手是一个欧洲人,好像专长是关节技,其他的我就不太记的了。”阿达小舅稍微想了一下后便放弃,看来佣兵不喜欢记东西的习惯他也学到了。“小舅…不是吧?不是应该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吗?怎么你连对手的资料都搞不清楚,那你还怎么打?”阿达看着一脸不在乎的小舅,心中开始怀疑小舅的“冠军”外号是不是买来的还是大家轮流使用。“知己知彼百战百没错,但是那要看对象,如果你的对手是一只连牙齿都没有的兔子,你除了想怎么吃它以外还要考虑什么呢?”阿达小舅说起这些话来虽然让人感觉很臭屁,但是听着他的语气,看着他的表情,都让人有那种很屌的感觉。“小舅,你可不可以告诉我,如果今天你打赢了,有多少奖金?”阿达终于问到重点,一般的选手对于比赛奖金内容可是不会透露出金额让人得知,但是因为是阿达问的,而且阿达小舅本来也就不准备瞒着阿达,所以小舅坐在沙发上斜眼看着阿达,嘴角露出调皮的笑:“嘿嘿嘿,你终于问出来了吧…呵呵”已经是亿万富翁阶级的小舅,十几年前那个喜欢捉弄阿达的个性并没有因为时间的过去而减少,相反的还因为多年没有捉弄这个小侄子,脑袋里面还一直在想鬼点子准备给阿达好看。阿达无奈的看着小舅,那个喜欢捉弄人吊人胃口的眼神,经过了这么多年阿达还是一下子就回忆起来。而看着阿达一脸无奈的小舅更是高兴的大笑,能够在多年后再次与亲人同欢乐的感觉真的很棒啊!比赛时间到了。阿达跟着小舅以及一个前来通知比赛开始的人员一起走出去,经过回转的长廊,一路慢慢走着,越走越远,阿达发现这里的范围已经超过大统的整个区域来到了民族路下面。路的尽头是一扇大铁门,门边站着四个人,左右各两个,同样是黑衣人,马的,手上居然都各拿着一支乌兹冲锋枪,这真的是太扯了,现在高雄的枪是六合路就可以买到是不是,一人手上一支冲锋枪,裤子前面还另外插着短枪,远远看过去像是老二长错地方,也像是老二有向光性。走到门前,只见四个人对着小舅摆出端枪敬礼的姿势,小舅连看都不看他们一眼,身上的气势随着接近铁门而逐渐高涨。阿达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小舅的心跳并没有多大的改变,但是身体的杀气却是隐而未发,那种浓冽的感觉应该连一般人都可以感应到,更何况是阿达,站在小舅后面的阿达深深的看了小舅一眼。铁门无声的向两边滑动,巨大的欢呼声随着铁门的打开而迎面而来。阿达随着小舅走进去,又是一群人,起码四百多个看起来像是疯狂亢奋状态的男男女女正发出巨大的欢迎声呼喊着小舅的外号。“冠军!”“冠军!”“冠军,杀掉他!”“杀杀杀!”“冠军,挖出他的眼睛!”“冠军,拉出他的肠子!喔喔喔喔喔!”阿达看着眼前不可思议的地方,一群不可思议的人,这里真的是高雄吗?五百坪左右的空间,起码十五公尺高,中间一座超大型的铁笼子,四边围满了有倒钩的铁网,上面前后左右四方都有大型的柔和不刺眼灯光直接照射比赛场地;地面上是坚硬的土地,不像一般的摔角场地是特殊处理过,可以用力的摔人或是被摔。以阿达的眼光可以清楚的看出来地面上已经被清洗过的血迹痕迹,几乎没有一吋土地是完整没被沾上血迹的,暗褐色的地面不知道吸过多少人的血。不过现场的人都不在乎,他们只在乎等一下的比赛,到底是谁杀了谁,谁可以用手伸进对手的口中拉出对方的大肠向现场的人展示他的胜利。对手早就来了,阿达可以感受到在另一边的角落有另外一股杀气,阴暗湿冷的气息凝稠而不散,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来自欧洲的关系。如果不是阿达继承了执法者的力量,很可能他一辈子都会像大多数人一样,不会知道自己从小生长的都市下面有这么一个地方;如果不是因为阿达的力量远超过人类,他也很可能会跟着一旁的人一样陷入疯狂的境界。一旁的赌客喊的是越来越疯狂,震天响的声音源源不绝回荡在这个五百坪的地方,让人疯狂、激动、噬血,心中的杀意也随之高涨起来;马的,好邪异的地方。场上站出来一个中年人,白西装,白领带,一身的白,手上拿着一支红色的无线麦克风,一旁还有一个美女,手上拿着一个大大的板子,上面画着一个黑色的大骷髅,骷髅的眼中滴下血泪。一旁的观众看到骷髅板子出现更是兴奋的大叫,好像是一百个名模突然裸体出现在现场一样。阿达悄悄的问着站在一旁的小舅那个板子上面的骷髅是什么意思,怎么板子一才出现,场边观众本来已经高亢的情绪瞬间又被拉上一个高潮?小舅转过头来对阿达笑着说:“那个骷髅板是一群噬血的白痴想出来的,意思是指今天的比赛是采用‘无限制’制度的意思,也就是说今天可以使用武器以及任何犯规的手法,只要你最后能赢都可以使用。”阿达听着小舅的解释后皱了皱眉头,想了想又开口问:“小舅,你说用武器,是包括用枪吗?还是只用冷兵器?”听到阿达问出重点,小舅对阿达露出称赞的眼光说:“对,无限制就是会在比赛场上的中间放一堆武器,包括枪支;两个人不携带自己熟悉的武器各站在出口的一边,听到比赛开始的铃声后先抢到武器先攻击的就比较有利。”用枪?那个大笼子场地了不起才两百坪,如果可以使用枪这一类的武器那旁边观战的人不是会很危险吗?小舅显然知道阿达的顾虑,伸出手来指着四面的高空中说:“等一下如果开始比赛那四面就会降下防弹玻璃,绝对不会让观众受伤,毕竟他们可都是顾客啊。”阿达听到小舅快去参加死亡竞赛了居然还会搞笑,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连忙又拍拍小舅的手说:“小舅,你…真的可以吗?靠,现在是用枪和刀子真枪实弹的干,这样子好吗?”说阿达小看了小舅一点都没错,场上的场地看起来凶险无比,两个人互相对杀,稍一疏忽就会下去苏州卖鸭蛋或是水煎包,可是阿达并并不知道他小舅以前执行任务的时候曾经去过比这里危险一万倍的地方,遇过比一般人凶狠无比的对手,往往在丛林里面要对付毒虫、蝎子、有剧毒的蛇,以及比它们可怕的佣兵对手。那时候的对手都是世界级的高手,手上身上都是最先进致人于死的武器,路边上边脚边都可能是杀人陷阱,双方打到抓狂了往往连禁用化武都给他拿出来用,只要碰一下,连身上的骨头都会溶化消失变成烂泥和植物的养分。现在在这里比赛,周边也没有陷阱,场上也没有化武,两人手空空抢武器比速度,打人比枪法,砍人比技巧,真的是一个天堂。难怪人家都说“月是故乡圆”,砍人在家乡还是比较顺手,高雄高雄我爱你。阿达没听清楚场上那个穿着超丑白西装的家伙到底说了些什么,因为他的眼光一直看着场上那个比基尼美女,好大的胸部,又白又挺,三十六f二十三三十六;总统级的身材让阿达队小舅的担心一下子就少了一半。铃声响起。观众巨大的呼喊声再度拉高,如果不是这里的赌金要求数目太高,现场起码会多出好几十倍人数,不过也因为如此,这里才能维持现在这个隐密的状态。主持人和比基尼美女一起向观众鞠躬后退出场地。阿达小舅脱下上半身的衣服,露出上身无数的疤痕和精壮的肌肉,下半身穿着军用迷彩裤和军用靴子轻步的走向前,进入场地之前还拍拍阿达的肩膀说:“等一下我们去六合夜市吃烤虾,你请客。”阿达看着前面准备和小舅比赛的北欧人,靠,长颈鹿转世是不是,光是比身高在阿达的印象中还没有一个他认识的人比他还高,起码两百二十公分,比起小舅的一百八十公分足足多了四十公分的高度,光是这个高度本身就可以算是一种作弊。

  大乐透下期开奖是在周六,阳历05月16日,阴历四月二十四。

,,香港赛马会内部资料图

Powered by 精选3码中特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