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正文

一个吃了高兴的话

admin | 2020-06-04 17:32 浏览数:
“好热……”我心里想着。四阿哥的手像烧红的烙铁一样,紧紧扣在我的手腕上。我抬眼看去,他却一脸的漠然,只是淡淡地看着我,我有些不知所措,只是下意识地转头去看十三阿哥他们。还好,十三正在说些旅途趣闻给德妃听,他本身就诙谐幽默,加上口齿便给,逗得德妃前仰后合的,拿着手帕捂住了嘴,笑个不停,一旁伺候的人也都停住了忙活,跟着偷笑。我不自禁地松了口气……“咝……”我倒吸了口凉气。好痛,只觉得手腕子都快断掉了,我忍着痛看了四阿哥一眼,就垂下了目光去望着那幅布料。我真是想不明白,怎么会有人做着这么火热的举动,却又有着这样一副冰冷淡漠的表情。不禁有些迷糊起来,如果不是手痛得很,我甚至以为是不是在做梦。“呵呵,看来小薇真是很喜欢那幅料子呀,都迈不动腿儿了……”十三阿哥的笑谑传来,我一愣,下意识地使劲抽手……动不了……天啦!我哭的心都有了,这四爷到底是想干什么呀!我有些生气了,抬起头瞪着四阿哥,好啊!既然他都不怕丢脸了,我还客气什么?叫板是吧。正要铆足了劲儿把手解放出来,就看见那双乌黑的眼眸突然闪过了一丝笑意。我不禁一愣,“啊!”我尖叫了出来,“扑通”一声,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四周众人都愣愣地看着我,我只是傻乎乎地望住了四阿哥。他……他怎么可以突然松手呀,这可也太卑鄙了。“小薇?!”德妃叫了出来,这才叫醒了众人,冬梅她们忙上来扶我,我只觉得脸热得好像马上就要溢出血来。真是可恶,我屁股痛得要命,可又不敢当众去揉。我正在喃喃地诅咒,突听德妃问:“小薇,你这是怎么回子事儿?”我忙使劲做了个笑容,脑子里拼了命地转念头,可支支吾吾的就是说不出口……“额娘,是我刚才听十三弟说笑话儿听住了,攥紧了料子却没防备她来拿,就猛地松了手,却不成想……”四阿哥突然开了口。“哧!”德妃笑了出来,“这倒是两下里凑了巧,只是可怜了小薇的……”德妃一笑,掩住不说了。周围的宫女太监没有个不笑的。我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只能站在那里苦笑。冬莲已走上前去,把那幅料子拿走了,我悄悄地退后了几步,背靠着墙,轻轻地揉搓我那可怜的屁股,只觉得尾椎一阵阵的生疼,不禁抬了头,瞥了四阿哥一眼。四爷看了我一眼,就转头去跟德妃娘娘说话儿,样子仍是淡淡的,可嘴角已带了笑意。“唉……”我轻叹了口气。不知为什么,看到十三阿哥因为我而开心的样子,我也会很开心。可看到四阿哥因此而开心时,我却有种晕车的感觉,说不上舒服,但确实晕得很。我无意识地盯着四阿哥看,心里乱乱的,脑中虽在胡思乱想,可四阿哥淡淡的笑容还是吸引着我,也许是因为稀少吧,就好像昙花一现一样。要是他一年四季都是一脸和善的笑容呢?我下意识地想了想那种状况,“嗬……”我不禁打了个寒战,只觉得身上的鸡皮疙瘩全部起立,不禁咽了口唾沫,那一定是很可怕的。突然一道目光射来,我转眼一看,是十三阿哥,他正直直地看着我,脸色已暗了下来,我一顿,转开了眼睛,心里暗叹:“晕车药来了。”他这样的目光可比什么都有用。我低了头下去琢磨,难道说我是白雪公主后妈的毒苹果吗?两个人一起吃,一个吃了高兴的话,另一个就必定得噎死?不禁苦笑了出来,既然这样,那就都不要吃好了。我往一边又退了两步,站在了宫女太监们的后面。打定了主意,最不济做个烂苹果,谁也不想碰就是了……过了半晌儿,天儿已晚了下来。按规矩,宫妃们是不能轻易留饭的,就是亲生儿子也不行,四阿哥他们看天色不早也就辞了出去。四爷是大阿哥,早已开府建衙,自有宅第,而十三阿哥因年纪尚幼,仍住在宫中的丽景轩。德妃让福公公送了他们出去,下人们也大部分都散了去,我仍然留了下来,帮着冬梅她们忙着收拾四爷十三爷他们带回来的礼物。这本来不是我的活儿计,可我现在半点儿也不想离开这里,今儿个晚上已经够诡异的了,要是现在出去,碰上了谁,我也吃他不消。既然如此,那就没有比德妃这里更安全的地方了,他们总不能又闯了进来,硬拉了我出去。可冬梅她们倒以为我是因为跟她们好,所以才留下来帮忙,心里倒是欢喜,说我有姐妹情谊,还不时地与我说笑。我也实在不好实话实说的,就只能担了这美名儿,随她们去说。总不能告诉她们,我是因为想做缩头乌龟,而觉得德妃这里的壳子比较硬吧。折腾了半天儿,总算是大致弄好了。德妃见我如此勤快,就夸了我两句,还把那块儿让我摔了个屁股蹲儿的布料赏了我,我忙着表白推辞。冬莲她们倒笑我装相儿,德妃也只以为是我们在玩笑,谁也不知我是真的受之有愧。福公公进来通报德妃,说晚膳已好了,请娘娘去进膳,德妃就带着冬梅她们去了。伺候进膳是有很大规矩的,都各有专人服侍,可能是为了安全吧。这是我万万插不进手的,所以我只是行了礼,然后退下了。我提着食盒儿在长春宫中里快步走着,刚才因为一直在德妃屋里忙,倒是误了我自己的晚饭。宫里服侍的奴才们为了伺候主子,都是分了两拨来吃饭的,我是属于早吃的那拨。今儿个实在是晚了,本以为去了也是什么都没了,没想到李海儿那小子倒机灵,他是管送饭等杂务的,因见我没来,就给我留了一份儿,放在食盒儿里,我忙谢了他,他又说了些什么我们是姐弟,自然要照应一类的,我笑着又谢过他。按规矩这食盒碗碟儿什么的,都是要按时交回的,他却让我先拿了去,晚些时候再交回就是了,我不愿让别人觉得我搞特殊,忙推辞着说不用。旁边虽有别的太监杂役,可知道我在德妃面前甚是受宠,都不拦着反而随声附和,搞得我实在推辞不得,也只得谢了他们就拿了来。我边走边有些感叹,世态炎凉呀,我现在所体会的似乎是好的那一面,不禁摇头,希望自己不会有墙倒众人推的那一天。到了转角,犹豫了一下,然后决定不回房去吃了。我转身向廊子走去,想想十三阿哥送我的东西还在那儿,得把它拿回来。那里还有别的人去打扫,我不想让被人知道或乱碰,那毕竟是十三送我的第一样东西,而且我很喜欢。廊子里静静的,底下竹影婆娑,沙沙作响,我这人天生地喜静,这会儿才觉得心情彻底地好起来,低哼着歌儿往上走。到了门口刚要开门,不禁顿住了,门是虚掩着的……谁在这儿?不会是其他宫人,就算打扫也是明儿一早的事儿了,这里面都是些值钱的物件儿,不是谁都能来的。我愣在门口瞎琢磨,感到有些害怕,只是不敢把门推开。突然一股张力传来,九龙高手水心论坛精选我一愣, 铁算盘一句解一码下意识地就明白了是谁在里面, 精准生活幽默破解一肖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 马会幽默生活幽默解码图躲了半天儿,结果……我呼了口气出来:“十三爷,是你在里面吗?”听了一会儿,没动静,我不禁笑了出来,这小子还真是……“嗯哼”我清咳了一声,“既然没人在,那就算了,我回去了。”我重重地踩出了几声脚步,然后立定站好……“哗啦”一声,门大开。十三阿哥满脸怒气地就要蹿了出来,当头看见我笑眯眯地站在那里,他猛地一下顿住了,就站在那儿喘粗气。我一笑,走上前去从他身边挤了进去,把食盒放在几子上,只听见身后的门重重地关上了。我一样样地把饭菜拿了出来,一股饭香马上传了出来,看看今儿个的菜色还不错,笋溜鸡片,爆双菇,一大碗排骨绿豆汤,还有几个金银馒头,我的口水不禁加速分泌。背后有股热热的气息传来,我一边摆放,一边笑说:“你还没有吃饭吧,不如凑合一下,也吃吃奴才饭如何?”我手里拿着一双筷子,正在想两个人同用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啊”我一惊,已被十三从背后紧紧地抱住……我不禁叹了口气说:“你不回去,你屋里人会不会找?”只觉得他一僵,可被他抱得紧紧的又不能回头看。“这宫里有我没我谁会在乎。”我一愣,觉得十三那压抑的情绪正强烈地传了给我。我心里酸酸的,不禁柔软了起来。拉开他的手,转过了身,与他静静地对望,他的目光渐渐柔和了起来。我微笑着说:“老天爷是公平的,拿了你什么,也必定会给你些什么。”十三阿哥一顿,就仔细地看着我,我亦平和地回望,他突然笑了,伸手帮我将碎发别回耳后,我从未看过他那样笑。他低下头抵住我的额头说:“你说得对,老天必定会给我些什么,而我也决不会再撒手。”我一愣,原本是指终有一天,当雍正登基后,他也会品尝到胜利者的滋味,而不是指……“唉!”我不禁偷偷叹了口气,万般唏嘘,只是无法说出口。十三倒是解开了心事儿似的,拉着我在桌边坐下一起吃饭,又作怪样儿要我喂他,这样闹了一会儿子,我也放下了心事儿。吃了一半儿,他好像是不经意地说:“你喜欢看四哥吗?”“啊?”我一愣,刚夹的鸡丁又掉回了盘子,暗自镇定了一下,假装不在意地说,“还好啦,只是难得看见四爷笑,有点儿新鲜。”十三阿哥一愣,笑着说:“这样儿呀,那我以后也板着脸好了。”我笑眯眯地看着他说:“没错,这样的话,我就会把你也看到发毛了为止。”“哈哈……”十三开心地笑了出来。我也随他一笑,至少面子上是把这件事儿遮了过去。我有些没了胃口,只是陪着他胡乱地塞两口。吃过了饭,伺候着他漱了口,又倒茶给他喝,他就是磨蹭着不肯走。强拉着我一起坐在床边的软榻上,听他说笑话儿,讲一些他小时候的趣事儿。只是说着说着他有时会变得晦涩起来,我心知肚明他的童年不会愉快到哪里去,就把话儿往别的地方引。看着他说到兴头儿上指东划西、神采飞扬的时候,我的心不禁也随着他的心情起伏……等我们从廊子上下来,天儿已经很晚了,彼此聊得开心,倒忘了时间。我紧催着他说:“要是被别人看到就不好了。”十三阿哥还是偷亲了我一下,这才得意地溜走。我哭笑不得,好在也知道这里他熟得很,定可以不被人发现地溜走。刚走回自己住的屋子,就看见李海儿正在那儿张望,一闪眼看见了我,新闻资讯就满嘴里菩萨神佛地跑了过来说:“我的好姐姐,您这是去了哪儿呀?”我忙笑说:“真是不好意思,为图个清静,看书就忘了时辰,可误了你的差事?实在是对不住了。”他一笑说:“成了,我赶紧把家伙什儿还回去也就是了。”说完转身没走两步,一拍头,又回过身儿来说:“您瞧我这记性,差点儿把正事儿给忘了,小薇姐,有人给您东西,我已放您门口,您别忘了。”说完就转身跑了。“喂……”我话音儿还没落地,他已跑得不见人影儿。我不禁好笑地摇了摇头,有鬼撵他吗!进了院子,来到自己屋前,果然看见一包东西正放在门下,就捡了起来,边开门边想是谁给我的呢?……应该不是十三——难道是小春?我进屋点燃了蜡烛,打开那个小包袱,里面是一个松木的盒子,散发着清香,上面刻着岁寒三友的图案,甚是雅致。我打开来看——“哇喔!”我不禁低叹一声,“好漂亮!”里面是大小不同的毛笔,最妙在于他们的笔杆儿各有不同,有竹子的,有檀木的,还有羊脂白玉的。我爱不释手地翻看了半晌儿,这才想起来看是谁送的,往下翻了翻,突然发现底下压了张帖子,抽出来看……“啊!”我重重地坐在了椅子上——是他!转眼中秋就要到了。过去的人们平日里也没什么乐趣,因此遇着个节日就要大张旗鼓地热闹起来,宫里更是如此,人人脸上都带了丝喜气,忙前忙后的。我向来不喜欢吃月饼,加上这又是一家团圆的日子,让我心里更加想念我的家人。只是这日思夜想的,却引得心里越发得不好受起来,也只能强迫自己丢开手,所以虽也是跟着众人忙活,可脸上总是淡淡的。冬莲她们笑我是个冷人儿,原本就是一天到晚的只知道看书写字儿,现在越发的连话儿都不爱说了,看看那些刚进宫的丫头们,哪个都是兴奋得不行,只有我却还是一副好吃好睡的样子。可她们哪里知道我一肚子的心事儿,是半点儿也说不出口的,也只能笑笑罢了,随她们去开心。过了几天儿,突然发现自己瘦了下来,身上也有些不舒服,这才警醒了起来,这样子下去于自己可无半点儿益处。于是我加倍努力地工作,希望能尽力冲淡对家人的思念,最起码这么样儿能让自己没那么多的想头儿。德妃娘娘见我勤快、肯干,偏又不多言多语的,倒是对我越发信任,也当我是个体己人儿了,待我越发地好了起来。福公公虽然一向和我不对盘儿,可见德妃这样儿,对我面子上倒是客气了许多,我不禁苦笑,这也算得上是歪打正着了。我为人一向低调谦和,和冬莲、冬梅她们处得又好,德妃娘娘又甚是宠幸,其他的宫人哪个的眼睛不是雪亮的?所以平日里也都是笑脸相迎,有求必应的。我虽感好笑,可也更加小心起来,心里明白得很,越是这样,也就越有人在一旁虎视眈眈地等着捏我的短处。“呼……”我长长出了一口气,只觉得脖子僵得很,伸了个懒腰,脊梁附近就感觉好像针扎的一样。忙站了起来四下里走遛儿,我可不想年纪轻轻的就得了颈椎病。清朝的后妃大多信佛教,德妃也不例外,每日里固定的时辰,都是要念经礼佛的。因此从良妃娘娘那里借来了这本《金刚经》,让我抄写清楚,好给她平日里诵读。这几天我就在忙这件事儿,娘娘的意思是希望能赶在八月节前,所以我也是玩了老命在拼的。那经文弯弯绕绕的,读起来都甚是绕口,笔画还多是繁复,写错了一个字也是要重写的,因此搞得我是苦不堪言。我回头看看,再写一篇儿就可以交差了,心里也终于松泛儿了起来,哼着歌儿溜达到窗边,眺望着宫里的风景,休息一下眼睛。可觉得身上还是酸疼,转了转腰,还是不行,干脆就做起课间体操来。一边给自己喊号子,一边努力地做动作,不一会儿脑门儿就见了汗,身体也觉得舒坦放松起来。做到弯腰摸地的动作时,只觉得腿筋儿已被压得生疼,可还是死活摸不着地面儿。不禁暗叹,看来我现在的这个身体韧带不太好。当下心里做了决定,以后要多多锻炼,以保持身体健康。“呼哧呼哧”……我满头是汗,喘着粗气使力下压……“呵呵!”在我以蛮力重压之下,手指终于将将儿地碰到了地面,不禁暗自得意……“扑哧”一声轻笑传来。我一愣,下意识地从两腿之间倒看了过去……十四阿哥正挑着眉,笑嘻嘻地站在门口看着我这副怪样儿。我大惊!猛地立起身子来……“哎哟……”头好晕,我不禁退了一步,靠着窗子站住了,只觉得眼前是一抹黑,只好闭了眼,等这股子晕劲儿过去……过了一会儿,感觉清明了起来,张开眼,“嗬!”吓了我一跳,十四阿哥正站在我跟前儿,若有所思地看着我,我下意识就想往后退,早忘了后面就是窗口。“啊……”只觉得身子往外栽去,十四阿哥赶紧一把拉了我回来。我定了定神,挣开他的手,福下身去说:“奴婢给十四爷请安,主子吉祥。”“嗯,起来吧。”十四淡淡说了一声。“谢主子。”我又福了福身,站过了一旁。只觉得有些头疼,心里暗自掂惴这刺头儿的来意。这个精明厉害的十四爷可不是个善主儿,让人摸不透,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他对我来说到底是敌是友……他没再看我,却只是背了手,在屋里四下张望溜达……走到了桌旁,看见我写的字儿,眼一亮,就拿了起来,一张张地细看。我虽低了头,可眼珠儿还是随着他的动作转……“你的柳字写得不错呀,有一股子女人字儿里少见的挺拔。”“啊?”我一愣,看向他,刚张开嘴想说些自谦的话儿出来。“你过来。”十四阿哥冲我招招手。我不太想和他离得太近,可也没法儿,只好磨磨蹭蹭地挨了过去,站在书桌的另一边。十四阿哥倒没太在意我的位置,只是指着我的字儿说:“你看,你这个“佛”字儿,这拐角儿连接得有些生硬,我也学的柳字……”他抬了头,笑望向我说,“柳字妙在飘逸,若是写生硬了,就没了那份味道了。”说着就写了一个“佛”字给我看。我伸头看了看,确确实实写得好,就忙着恭维了几句……可心下着实不太在意,学的时候就很随意,现在也只是为了多个乐子,至于写得是像柳字儿还是像“杨字儿”,我倒是不太在乎,所以也只是随口附和他。看我一脸唯唯诺诺的,十四探身儿,将我一把拉他身前,我吓了一跳,刚要挣扎,他却塞了毛笔在我手里,紧紧地握住了我的手说:“别动,你字儿写得不错,又是难得的风骨儿,就应该更上一层楼才是。”他很严肃地说。我一愣,抬头看,他一副认真的样子,我倒有些迷惑。向来见他都是一副惫懒不羁的样子,眼前这样儿倒是……突然看见他微微一笑,我这才反应过来,低了头下去。“来,跟我写……”我只得被动地跟随着他的笔力写字,只觉得浑身不自在,周身就好像有虫子在爬……十四阿哥却是毫无所觉似的,只是带着我一个个字儿地写,不管怎么说,写得确实很漂亮。看他这么认真,过了一会儿子,我渐渐地也写得认真起来……“怎样,这个“佛”字儿写得好多了吧?”我笑着抬起头来看他,眼风儿随意地扫到了门口……“啊!”我一顿,忙扯了手出来,退后了两步儿。十四阿哥刚要说话儿,见我这样儿也是一愣,就向门口看去——“十三哥儿,你什么时候来的?”他笑着打了个千儿。十三阿哥一笑,走了进来说:“刚过来,今个儿是中秋,晚晌儿是宫宴,我跟太子爷和四哥就一起过来了。”他转了头望向我,样子淡淡的。我上前请了安,他随兴儿地抬抬手说:“娘娘说你在抄经文,老十四也在,我就过来看看,你那经文抄好了没有?”“是,还有一页也就完了,今个儿肯定能让娘娘用上的。”我忙答道。“嗯。”十三点点头,不再说话,屋里是一片静默……“刚才十四爷看我有些字儿写得不好,就指点了一下,奴婢真是受益匪浅呢……”下意识地我就解释了出来,自己也是一愣,可话一出口,已是收不回来了。十三转过头来看向我,我淡淡地笑了笑,他一愣,就转回头去,可眉梢眼角儿已带了笑意。见他能了解我的意思,我心里也有些个开心……“嗯哼……”十四阿哥清了清嗓子。我转头看去,他脸上又变成了那副似笑非笑的样子。“十三哥儿,要是没什么事儿,咱们也该去了,总不好让太子爷等吧。”他笑嘻嘻地说。“成,走吧,小薇,这经文你紧着些也就是了。”我弯下身去:“是,奴婢知道了。”见他们两个抬脚走人,不禁呼出口大气,暗叹,真是好险,这两个人向来不对路数儿,今儿个我差点就成了“三明治”。十四阿哥看了我一眼,我不自禁地打了个冷战,心里有些嘀咕,可见他没事人儿似的往外走,也就安下心来,暗笑自己神经过敏……“喂……”十四阿哥到门口突然回过头来,我一愣,十三阿哥也回过头来看他。“小薇呀,你那套毛笔真不错,不是宫制的吧,谁给的呀,赶明儿个也让他给我弄一套来。”只觉得嗓子眼儿干得很,领口也突然紧得让我喘不过气来……看着十四阿哥一脸的诡异,我不禁苦笑,也不知道自己的第六感这么灵光,到底预示着好还是坏,可下意识里却很惊异,十四阿哥怎么知道那副毛笔是四阿哥送的,那他这么说又是在……脑子里晕成一团,却还是清清楚楚地感受到十三的眼光像箭般扎了过来,心里明白,刚才的那番解释可能得罪了十四阿哥,所以……我抬头刚要张嘴,却只看见十三的后衣襟儿一闪,人已走了。十四阿哥却是不再笑了,只是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转身也走了。我猛地追了两步儿到门口又停了下来,觉得腿软得站不住,就顺势坐在了门槛儿上,只觉得头涨得很,我闭起眼睛,重重地靠在门框上,午后的微风一阵阵吹来……这可怎么是好呢,心里叹息,只觉得脑子里乱极了,风打在身上,我突然一个激灵坐起身来,望着他们远远的身影儿,心里隐隐觉得,我似乎已然落入了一个圈套儿里……

,,香港曾道六肖精选一肖

Powered by 精选3码中特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