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正文

强使力地咽了下去

admin | 2020-06-04 01:45 浏览数:
“小薇,快点儿走呀……”银燕她们在前面儿直冲我招手,我一笑,也紧了几步,可还是慢吞吞的。今儿个是中秋夜,皇上大宴群臣之后,又在御花园开了家宴,后妃阿哥和公主们,都已早早地在那里恭候了。今儿晚上不是我当值,因白天已搅得我一肚子心事儿,这心里头不是在想家,就是在那儿瞎琢磨下午发生的事儿,觉得心脏就好像撒了一层辣椒面似的,热得难受。因此只想早早地睡下,宁可去闭着眼做噩梦,也不想再睁着眼面对比噩梦更可怕的现实了。回屋刚擦了把脸,银燕她们就闹了进来,非要拉着我去赏花赏月,说是德妃娘娘赏了月饼黄酒,还放了假,机会难得。我勉强着推辞,只说身子不爽,她们也不听,就强拉了我出来。大家都是一拨进宫的,平日里处得也还好,按说我已算是先一步登了高枝儿了,所以也不能太不合群儿,背地里教她们戳我的脊梁骨儿。心里虽是一百个不耐烦,可还是强笑着随了她们出来,往慈宁花园去。我只觉得自己越来越不像自己,一天到晚对着人傻笑、假笑,说违心的话,做不愿做的事儿。“唉……”不禁深深地叹了口气,用手去按摩太阳穴……“小薇呀——”我一顿,一抬头看见银燕跑了过来,她微喘着气说:“看你平常干活儿那么麻利,偏今儿个大伙儿出来玩,你倒像个乌龟似的。”冲头过来就是一顿数落儿。银燕出身不错,父亲是正白旗的四品武官,直属大阿哥旗下的,这些日子看来,她也是个极要强的女人,只是有些愚顽,偶尔会不分轻重。我微微一笑,还未及说话……“现在也没主子在了,就别再装文气儿、走官步了吧。”春燕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说。我心里自然明白得很,平日里德妃对我高看一眼,她们心里未尝不是拈酸的,只是我一向规行矩步,为人谦和,让人说不出什么长短也就是了。可就是这样儿,还是……不禁暗暗苦笑,我又能怎么样呢?唉!老一套——装傻吧!我笑得越发白痴起来……“燕姐呀,可怜我上午也是帮你搬了那些个东西,饶过我吧。”“哧……”银燕笑出了声儿,这才不说什么,挽着我的手臂前行。上午她收拾些私物,那么多个太监不使唤,偏要这些一起进宫的丫头们上手来弄,那我自然也是要去帮忙的。看她那副春风得意的样子,我心知肚明,别人来不来倒在其次,我来帮忙,她才是挣了面子的。先不说我现在在宫中地位如何,就是出身原也是比她高的。但只要她不找我麻烦,出点子力气对于我而言倒是无所谓,反正她最在乎的对于我来说狗屁不是,随她去就是了。突然感觉她有点儿像纳兰蓉月,都特别喜欢出挑儿,哪怕大家都是屎壳郞呢,自个儿也得一次推着三个粪球,以显示出那份与众不同来……“扑哧”想象着纳兰蓉月推粪球儿的样子,我不禁喷笑了出来。银燕奇怪地看了我一眼,刚想问我在笑什么,那群丫头早已兴奋地跑了过来:“燕姐,小薇,你们可真慢!花园子里摆满了花灯,各式各样的,好看着呢!”银燕本也是一脸的兴奋,可又忙压了下去,端出了一脸的肃容来:“没见过世面的小蹄子们,什么好东西呀,也让你们这么叽叽喳喳的没了半点儿规矩。”这样子倒是很有些像冬梅她们的架势,我不禁偷笑。这些个日子处下来,宫女们都知道她有些厉害,隐约间她也算是个领头的了,前两天儿还有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去要冬梅姐妹的强,被那姐儿俩不软不硬地顶了回来,才知道了些厉害。眼看着我和那姐俩儿好,对我可能更有些想法,所以今儿个上午才有了帮她干活儿那一出儿。见众人都不再言语,她这才施施然地领头,向花园儿进发,我手里提着食物盒子,也随大溜儿跟着踱了进去。火树银花,五彩斑斓,清芬四溢,我也不禁暗叹,真是奢侈帝王家呀,就是在现代,也见不着这么多精美的花灯……今晚的天气晴朗,一轮明月高挂天空,四周繁星点点,与地面交相辉映……耳边丫头们笑闹声不断传来,看着四周衣香鬓影,嗅着空气中桂花的香气,我的心渐渐平和下来,不自禁地融入了其中,一路上分花拂柳,欣赏着各式花灯的奇妙之处,暗自赞叹工匠们的巧手,这真是万金难买呀!走着走着,猛地发现不知什么时候与银燕她们走散了,四下里张望了一下,人影重重的,也看不出个一二三来。我捏捏脖颈,刚才一直仰着头看灯笼,这会儿倒觉得有些酸痛了,心想想还是算了,这么热闹,想来她们也不会像学生似的排队参观,八成也早就走散了,我大可不必再四处寻找,反正走不出宫门去,早晚都得回长春宫。想到这儿,倒也有些高兴,总算是摆脱了她们,可以清静一会儿了,看看周围倒也安静,我琢磨了一下,就往里深走了几许,走到一个假山石后坐下,石头虽有些凉,可倒也还受得住。把食盒放过一边,我两手撑在石头上,后仰过去望着星空,真的很美……以前怎么没发现月亮这么圆这么亮呢……过了一会儿,微风吹了过来,只觉得脸上湿湿的,这才回过神儿来。看来自己近来水源似乎是丰富了不少,水满则溢嘛。要不然就是最近用脑过度,老年痴呆提前,搞成了泪失禁,“呵呵……”我撇了撇嘴,坐直了身子,觉得肚子有些饿了,打开食盒,看看里面有几块儿月饼,还有一小壶黄酒,就顺手拿了出来。我一向不太喜欢吃这些玩意儿,不过一来确实是饿了,二来在这清风明月里,倒觉得别有一番风雅。不禁也兴头儿起来,掰了一块儿放在嘴里慢慢地嚼……嗯!好像是自来红,味道也不错,甜而不腻的。我的酒量不好,以前在家也就是多半杯啤酒的量,因此虽倒了一杯酒,也只是应景地抿了一小口,喝个情趣罢了。正在自得其乐中,隐隐的人声儿传来,我一愣,就竖了耳朵去听。只听见一阵脚步声儿是越来越近,不禁皱了眉头,觉得有些扫兴,心里暗盼着他们只是路过而已。可偏偏不知是谁,就走到了我的左前方停了下来。“咱们就在这儿吧,这里僻静,一向没什么人来,这儿又高,下面咱都能看得一清二楚的。”一个温润的男声传来。我大大地一愣!这声儿听着怎么这么耳熟呀!好像是……“嗯……”一个轻柔的声音飘了过来,却像是一把大号的重锤,狠狠地敲在了我的心上——是小春!我动也不能动地僵在了那里,只觉得连呼吸也停止了,那口月饼正堵在我的嗓子眼,让我有种窒息的感觉,可我连咽都不敢咽,只是让自己也变成了一块儿假山石。“春儿,前儿个皇阿玛宣你了是不是?”听见太子轻轻地问,没什么声响儿,我想小春可能是点了点头。“唉……”太子爷低叹了一声,“这也好,这样就算咱俩在一起,也不会被……”顿了顿,又说,“我和你是真情真意的,不是为了别的……”话未说完,小春已是轻泣了出来……我正慢慢地用唾沫把月饼浸透,好一点点儿地咽了下去,听见太子也这么说,差点儿被噎住,强使力地咽了下去。心中不禁苦笑,看来这古今中外,人都是一样的,做的事情越龌龊,就越得为自己找个纯洁无比的借口。当权者发动战争总会说是为了正义,而偷情的男女十有八九也会说是为了真情。转念一想, 铁算盘一句解一码自己更是无奈了, 精准生活幽默破解一肖看来这正史也好, 马会幽默生活幽默解码图野史也罢, 香港六合手机开奖似乎都不是我努力做些什么所能改变的,那么我出现在这里到底意味着什么呢?我可怜小春,那今后又是谁来可怜我呢?原本以为自己是超脱事外的,可现在看来确是陷得比谁都深,我可以看见别人的未来,却唯独看不见自己的……脑子里乱转,只听得耳边不时传来太子爷哄慰小春的声音,过了一会儿子,声音突然有些变了——我一愣,仔细听了听——不禁苦笑出来……从未想过自己会有听窗根的一天,可我却已僵硬得连脸红的力气都没有了。想着非礼勿听的原则,自己就在心里头数羊,一只两只……可耳边的声响儿时大时小,由不得你。最后我也只得出一个结论:不论古今,男女搞在一起,肉麻的方式都是一样的。心里尴尬得要命,浑身说不出的不自在,偏又一点儿也不能动。这要是被发现了,恐怕我也就不会感到尴尬了,不是吗?死人是没感觉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突然觉得很想上厕所,可这前头那对儿……我不禁咧了咧嘴——看来我不光会泪失禁了,跟着还会尿失禁了……“太子爷……”远远的老公公的声音传来,我精神大振,看来是太子爷身边的人找来了。只听得小春也是催着太子快走,一阵儿衣衫窸窣的声音过后,太子爷走了出去,过会儿子就听见他对下人的训斥声:“大晚上的鬼叫些什么,我还能让狼叼了去不成?”太监们忙着赔笑,嘴里解释着什么的就紧跟着他走了……小春也是听着声音远去了,才悄悄地走了出去。我还是安静地待在那里,又过了好一会儿,确定不会被人杀个回马枪,就慢慢地扶着假山站了起来,也管不了这身上酸疼,腿上抽筋儿,麻利儿地收拾了东西,忙顺着另一条路走了出去。眼见长春宫不远了,步子才慢了下来,好在一路上并没碰到什么人,现在才发觉自己的心跳得厉害,做了几个深呼吸——定了定神儿,觉得好些了,这才慢步向侧门走去。跟门口的太监打了招呼进去,抬头看见正屋里灯火通明的,知道德妃已经回来了,但今晚也没有我什么事儿,就往自己的屋子走去,心里还在不自禁地想着小春,可也明白这话儿是无法再点给她的了,不论我再说什么,也都没用了,心中不禁有些不是滋味……“小薇……”冬梅的声音突然传了来。我一惊,忙转回头去看,只见冬梅正赶了上来,我忙收敛了心神,笑着问她:“主子怎么这么早回来了,我还以为……”我话没说完,冬梅已来到面前:“嗨!别提了,十三爷在席上和人动了手儿,娘娘说前儿个苏州府进上的化瘀膏让你收了起来,教我来找你要呢。”“你说什么??”——我只觉得脑子“嗡”的一声……十三跟谁动手了?老四?老十四?还是……晕头涨脑地去库房里翻箱倒柜,只觉得明明就是放在这儿了,可说什么也找不到,冬梅也帮着我四处翻找,过会儿子脑门上已是见了汗,她站直了身子说:“我的腰都酸了,小薇,你再好好想想,搁哪儿了。”“我记得就是放——昨儿个还——见鬼了……”我自己也不知到底在嘀咕些什么,只是心里火烧火燎的。冬梅见我没头苍蝇似的四下里乱转,急得满头大汗,“扑哧——”一声倒笑了出来:“你呀,最近也不知是怎么了,一天到晚不是不言不语儿的,就是闷头傻干,我看你呀,是在廊子上吹多了穿墙风,人都给吹傻了!”我白了她一眼,都什么时候了,还拿我开涮,什么穿墙风呀……“廊子!”我突然大叫了出来。“哎哟……”冬梅吓了一跳,“死丫头!谁踩了你尾巴吗?这么鬼叫……”她话还没完,我一把拉了她出去,说:“我把它放在阁楼里了,你倒是提醒了我,先去取东西要紧,回头儿您老再数落儿我,你先回去吧,我去拿。”说着就飞奔而去。我取了药,就急匆匆往侧殿赶,到了门口递给冬梅,她一掀帘子进了去,我却停住了脚,退在一旁喘粗气,精选3码中特说真的,自打来了这儿,还没做过这么激烈的运动呢,感觉上气儿已然接不着下气儿了。我在院子里紫藤架下的石桌旁坐了下去,透过叶子缝隙,看着侧屋里灯火通明,人声鼎沸的,不禁苦笑了出来。唉,其实害怕进去才是真的,我还没想好该如何面对他呢,心里很怕他今天这一架是跟我脱不了干系……莫名的一股内疚情绪浮起,只觉得是慢慢地涌了上来,让我有一种将要被溺毙的感觉。我情不自禁地松了松领口儿,呼了口长气,虽然不想进去,可也半点儿不想走,就那么呆呆地望着纱窗,只是想着为什么自己没有透视的能力呢?“哗啦”门口帘子一响,我一惊,下意识地矮下身去,只见四阿哥和十四阿哥走了出来。“四哥,我看十三哥儿没什么大碍,他不让叫太医就算了,你也知道他那个牛性子。十四阿哥还是一副笑嘻嘻的模样儿,可四阿哥却皱了眉头:“看着只是皮肉伤,可还是小心点儿为妙,要是受了暗伤,动了筋骨儿,就不好了。”“哧……”十四阿哥喷笑了出来,“四哥,不是我说,就德阳那身手儿,还想叫老十三受暗伤,他也得有那个能耐呀!更何况,刚扭了没一会儿,侍卫们就上去给分开了,没事儿的。”“唔……”四阿哥仰头沉思了一下说,“行吧,那就别叫了,只是……”四爷话未说完就咽了回去,眼光只是随意地巡视着院子,不知道心里头在想什么。我在一旁是大气儿也不敢喘的,心里却在琢磨这个德阳是谁呢,竟敢跟皇子动手,就算十三阿哥不受宠,可他毕竟是康熙亲生,论年序齿的皇子呀!正想着,外面突然传来一阵人声儿,两个阿哥同时张望了出去。我轻轻伸直了头颈看出去,是乾清宫总管李德全,他迈步进来一抬头看见四阿哥他们,也是一愣,忙的上前请了安。四爷手一抬说:“李公公怎么这会儿子过来了?”十四阿哥也笑望着他。“啊!奴才奉皇上口谕,来见德妃娘娘的。嗯哼!”李德全清了清嗓子,又笑说,“这宫里一会儿就该下钥了,可别误了爷出宫。”四爷点点头说:“嗯,这也就走了,只是来看看十三弟而已,你有差事儿,就快进去吧。”我总觉得四阿哥的声音就是一大杀伤性武器,李德全显然也很顾及这位冷心冷面的爷,忙的打了个千儿,就进去了。“呵呵,这老奴才,绕着弯子轰咱们走呢,我倒要在外面听听他说些什么,是吧,四哥?”十四阿哥看着四爷,四阿哥紧了紧嘴角儿,“皇阿玛自会秉公处理,旨意又没叫咱们听,走吧。”十四阿哥看来是很想留下来听壁角儿的,只是拉不住四阿哥,也只好随了他出去,“是,是,我也好回宫歇着了,四哥也赶紧回府吧,今儿可真是够瞧的了,也不知皇上会怎样处置……”灯火底下,隐约看得出四阿哥脸色如水,听了十四阿哥这语焉不详的话,也是毫无表情,只是突然步子顿了下。我看着他,不禁暗叹,不论他有多么冷酷,对于十三阿哥还是有一份真挚的关心,所以也怨不得以后十三会如此地为他卖命了。“唉……”我不禁轻叹了出来。四阿哥突然站住,转过了脸来,望向我这里,我大惊,再不敢动半点儿了。“四哥?”十四阿哥莫名其妙地停了下来,四爷一顿,“没事儿,走吧。”说完快步走了出去,十四阿哥忙跟了上去。“哎呀妈呀!吓死我了!”我竖着耳朵听着确实没动静儿了,这才缓缓地站了起来。“咝……”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儿,腿麻了……坐在石凳上,我边轻轻按摩着腿,边盘算,今儿个是什么日子呀?僵尸日吗?为什么我老是得僵在一处儿角落里,被迫着听我一点儿也不想听的事儿呢?难道说是因为那天发现本儿皇历,随手翻了翻,既看不懂又觉得没什么用,就拿去垫柜角了,就为我的不恭敬,所以才……我暗暗下了决心,回去要赶紧拿出来,再包上书皮,好好研究一番。如果那上面确是写了我今天就是乌云压顶、不宜出门的话,那我非得把它贡起来不可,去去晦气。正在胡思乱想。“娘娘,那奴才就回去复旨了,您也早些安置吧。”李德全的公鸭嗓儿突然传了来,吓我一跳。转头看去,德妃送了他出来:“偏劳李公公了,回去跟主子说,请他放心就是了。”“是,那奴才告退了。”李德全又打了个千儿。“嗯,福公公,代我送送。”德妃微笑着说。我眼看着大队人马已然离去,德妃娘娘面色尚好,看来皇帝并未过于惩戒十三阿哥,我不禁松了口气。“啊嚏!!”我可能是在外面待得太久,突然鼻子痒痒起来,脑子里虽想控制,可喷嚏早就打了出去。“谁呀?”德妃转了身儿过来,周围的太监宫女也都围了过来。我揉了揉鼻子,心知再不出声儿,非得被当成刺客让侍卫们砍了不成,就忙的走了出去,“主子,是我,小薇。”我刚一现身儿,冬梅先笑了出来,“主子,刚才跟她拿了药,我还以为她跟进屋了呢,谁知这丫头却窝在那乌漆抹黑的地方装神弄鬼儿的。”众人见是我,这才放松了下来,德妃不禁一笑:“你这孩子,在那儿干什么呢?”我摸摸鼻子,尴尬一笑:“回主子,这屋里那么多人,插不进脚去,可又怕您有事儿吩咐,就在外面等了。”我忙着编了个冠冕堂皇、好像忠心耿耿似的借口。德妃点了点头,“嗯,倒是难为你有心了。今儿晚上天儿挺凉的,别受了寒,你进来吧。”说完就转身进屋去了。我不禁愣在那儿,这可如何是好呀,好像表忠心表过了头。我……我不想进去呀……“喂……”“啊?”我吓一跳,猛地回头看见冬莲正笑嘻嘻地站在我身后,“你这死丫头,真是会卖好儿,还不快进去,等着八人大轿来抬来你不成?”说着假装瞪了我两眼,就笑着伸手拉了我进去。我苦笑,这回真是马屁拍在了马脚上,德妃倒还罢了,今儿个要是不被十三阿哥那只野马脚踢个鼻青脸肿,我的姓就倒过来写。一进屋,一股暖气袭来,我一哆嗦——“阿嚏”忍不住又打了个喷嚏。“小薇呀,待会儿回去喝几杯热茶焐焐就好了。”我忙福下身去:“是,奴婢知道了。”说完低头站过了一旁当一只安分的鸵鸟,不敢抬头乱看,现在眼不见好了,心烦不烦就另当别论了。“胤祥呀,你也听到你皇阿玛的旨意了,这几天儿你就住在我这儿,皇上让我好好开导开导你。”德妃顿了顿,又说,“虽说我不是你亲额娘,可我心里看你一向和老四、老十四他们没两样。我一个妇道人家教导是说不上,可咱们娘儿俩总还能说几句贴心话儿不是。”“是,儿子自小跟四哥长大,一向是把您当亲娘看的,您有什么教训吩咐,儿子没的不遵从的。”十三阿哥的声音传来,有些喑哑,好像是伤了喉咙,我的心不禁揪了起来。“嗯,这就好,小薇呀……”“啊?在。”忙往前走了几步。“你把那些个药膏儿都收了吧,晾在那儿,没的散了药性。”“是。”我抬头看见那些个药盒子正散放在炕桌上,虽说十三阿哥正坐在炕上,我也只能硬了头皮去收拾。刚收拾了一半儿,“娘娘,我的手指关节儿还有些疼。”十三的声音突然在我耳边响起。我一愣——下意识地抬头去看他……十三正歪在靠枕上,两眼炯炯地望着我,下巴有块儿瘀青,头发也微有散乱,我觉得眼光再也不能移动分毫,只是与他对视,不自禁地猜想着他眼底的深意。“这样呀,这瘀处儿就得揉开了才行,不然会伤筋络的。小薇,你去。”德妃娘娘担忧地看了看十三的手指,就下了这道命令。我暗暗叹了口气,我就知道嘛,十三不会让我轻轻松松的。我拿起药膏蹭了过去,犹豫了一下,不知为什么,突然不太好意思去握他的手,就看了他一眼,十三正似笑非笑、好像挑衅似的在望着我。我心一沉,只觉得今天受的龌龊已经够多了,我什么也没做,凭什么……上去重重一把握住了他的手,只觉得他肌肉一紧,嘴里也不自觉地在吸凉气。呵呵……我心里平衡了些,这才低头细看——“啊!”换我倒吸凉气儿了,只看他五指上遍布瘀青,有些已然紫黑了,还有一些细小的血口,虽然涂了药,可看起来还是很严重,十四阿哥这个骗子……我只觉得心脏好像被一只冰冷的手,狠狠地攥了一把,又湿又重又痛,一股酸热猛地冲上了眼眶。“啪”的几声,眼泪已滴上了十三的手背,我不禁愣住了——我……还没想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哭,就觉得手一紧,我眨了眨眼,这才发现手已被十三阿哥反握在了手里,好紧,有些痛。我慢慢抬了头去看他,十三已没了那副似笑非笑的表情,却是很认真地在看着我……我一点儿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表情,只是静静地看着他,突然他的眼神温柔了起来,我有些迷糊起来,只觉得他的手指在轻轻地摩娑着我的掌心。“小薇,不要太用力啊,轻轻的就好。”德妃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噢。”我反应了过来,脸不禁紫涨了起来。瞪了十三阿哥一眼,见他笑眯眯的,已然恢复了平日里我所认识的模样儿。我虽面上淡淡的,可心里却开心得很,知道与十三之间的那道隔膜已经消失了,今天这一整天儿,我也就是现在才真的高兴了些。呵呵,还好,这野马只是扬了些土,呛了我一下,并没有踢人,看来我的运气终于转向了。我认真地轻柔地给他按摩了一阵子,德妃娘娘觉得差不多了,就让我停下,我想去收拾东西,可十三抓着不放手,我虽不敢下力气挣脱,以免再伤到他,可还是使了个巧劲儿脱了手,反正德妃在这儿,他也不敢明目张胆地怎么样。我笑眯眯地收拾了东西,偷偷对他做了个鬼脸,他一愣,我已转身向娘娘福下身去:“娘娘没什么吩咐的话,奴婢告退了。”德妃点点头说:“辛苦你了,这样儿,你顺便把今儿个赏赐的物件儿一块收了,就去吧。”“是。”我转身走到旁屋,看见桌上放了一串儿檀香念珠,一把玉拂尘,都搁置在黄绸盒子里,心知这就是皇上赏的中秋礼了,忙上去收拣。只听得外屋传来德妃她们说话的声音:“晚上你就睡在东花厅吧,那里严实些,不会受风,我派个丫头给你守夜伺候就是了,也不必再从你那儿叫人来了,如何?”“行,就听您的。”十三阿哥爽快的声音传来。“好,那就……”德妃顿了顿,显然在想什么,我拿好了东西走了出来,就看见十三阿哥正在努嘴,德妃娘娘却是一愣。我也没放在心上,就向德妃和十三阿哥行了礼,准备退下了。刚走到门口,德妃温和的声音传来:“小薇呀,你今儿晚上就去东花厅守夜吧。”我猛地停了下来,只觉得“哐当”一个雷就砸在了我头上……我傻乎乎地转过了身:“什么?”十三看见我一副被踢断了腰的表情,突然大笑了出来,“那今儿晚上就辛苦你啦……”说完就笑眯眯地看着我……

  加拿大小将沙波瓦洛夫自在 2017 年的罗杰斯杯爆冷击败西班牙天王纳达尔,进而晋级四强后便一举成名。然而沙波瓦洛夫的巡回赛首冠在两年多后才到来,他在去年十月的斯德哥尔摩站捧起了生涯首座巡回赛单打奖杯。

原标题:王者荣耀:“通灵夫妇”化身备香组合,小艾神带偶像上分非常激动

,,香港刘伯温平特一码

Powered by 精选3码中特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