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正文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在我床上睡得正香甜的十三阿哥

admin | 2020-06-04 20:40 浏览数:
夹纱枕,绸面夹被,软缎的靠垫儿……我一样一样地整理着,力图弄得更松软舒适些。并且只是一个劲儿地忙碌着,半点儿也不想偏过头去看十三阿哥那副志得意满的德行儿。上上下下都收拾好了,我站直了身子,暗暗做了个深呼吸,半转过身去,低头躬身说:“都收拾好了,您可以安置了。”十三阿哥正靠在床边,笑眯眯地看着我。可过了半晌儿,还是没动静儿。我低头僵在那里,心想着从刚才开始,他先是说身上疼,让我给揉了好一会儿子,我刚停下手儿,接茬儿又说头皮痒痒,我只好给他篦了头发,重新编了辫子。这还不算完,说是身上脏兮兮的,会睡不踏实,虽受了些外伤没法子洗,但总是还是可以擦擦的…………我……我忍……咬牙切齿地出去打了温水,回来给他擦洗。帮他脱了上衣,这才发现他身上还有些青紫,倒是不很严重,可我还是小心翼翼地给他擦拭了一遍,弄完了我抬起身儿来,正要把水盆儿弄出去。“小薇,这还没弄完呀!”十三笑嘻嘻地说。我一愣——什么没弄完?这不擦完了嘛,顺着他眼光看去……“呼”我的脸红了起来,这臭小子,还想让我给他洗哪里呀?我又不是他妈,可恶……“嗯哼”我清了清嗓子说:“是,奴婢正要去换水,热的才好拿来烫脚。”我几乎是有些恶狠狠地看着他,心想着他要再敢提什么混账要求,我非让他把澡巾吞了下去不可,他仔细地端详了一下我,就笑说:“那好,要烫点儿呀。”“是。”我福了福身,转了身出门……呵呵,还算这小子识时务。赶紧出去打了热水,伺候他洗了脚,这才算完。想到这儿,我不禁苦笑了出来,这会儿子,这位小爷又想干什么了呀?我低到头都酸了,可还是没听见他搭腔儿,唉……看样子我是拗不过他了。慢慢地抬起头来看他,十三还是笑嘻嘻的,我瞥了他一眼,呼口气儿:“说吧,你还想怎么着?”他一愣,看我一副没好气儿的样子,竟“扑哧”一声儿笑了出来:“被子凉嘛,你应该先给暖好了才是呀!在内务府,精奇嬷嬷们没教给你么?”我一抬眼看了过去,这是什么天儿呀,就说被子凉,现在是九月中,北京最舒服的季节,哪里会冷!我抿了抿嘴角说:“嬷嬷们有教呀,不过那得过了十月节,太早弄了,怕主子们上火。”我淡淡地说。“呵呵……”十三笑了出来,“可我怕冷。”我做了个深呼吸,“行!那您等一会儿,我去拿个暖炉来。”说完转身就想走……“啊!”突然一股大力将我拉了回来,等我回过味儿来,十三已低下头来,紧紧地抱住我说:“你帮我焐就行了。”我瞪着他,只觉得彼此之间呼吸可闻。哼!说了半天儿,打的就是这个主意呀!我摇了摇头说:“不要。”“为什么?”他用额头抵住了我的头,我动也不能动。“你讨厌我吗?”他脸上还是嬉皮笑脸的样子,可眼里的神色已凝固了起来。我不禁暗叹,有个心理专家说过,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个黑洞,它会吞噬着人的情感、理智,让人最终变得疯狂。好在一般人的心理黑洞只有针眼儿大小,所以不会给人带来什么太大的影响,可如果变成了筷子粗细,那就有很大的危险了。我下意识地抬眼,仔细看着十三阿哥这张年轻爽朗的面庞,猜测着他的黑洞有多大了呢!像筷子?还是更……我不禁打了个冷战,只觉得十三更加抱紧了我,我看见他脸上那副表情,嗓子突然紧了起来。“你每次都是这样……”十三突然轻叹了出来。我一愣:“你说什么?”他摇摇头说:“你知道吗?每次你这样看着我,我都会觉得很暖和,人也会舒坦起来……”他顿了顿说,“可是每次让我最难受的也是你这个样子。”我不禁有些迷糊起来,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看我稀里糊涂的样子,十三阿哥撇了撇嘴,有些自嘲地说:“因为你不是在看我,而是在……”他舔了舔嘴唇儿,转过头去,把话儿咽了下去。我暗暗叹了口气,唉……想必这话儿他压在心头很久了吧,今个儿终于说了出来。我伸出手去,牢牢地定住了他的脸,让他望向我,对他微微一笑说:“可是你对于我而言——是特别的。”十三的眼一亮,刚想张嘴说什么,我轻轻摇摇头,很认真地说:“就像你对我一样……”他一愣,就仔细地看着我,然后加倍用力地抱紧我,勒得我都有些喘不过气来了。不禁有些好笑地想起,怪不得爱情小说里经常说什么甜蜜得快要死掉,反正按照十三这种表达甜蜜的方式,我还好说,要是换了林黛玉那种身板儿,是一定会死掉的。正胡思乱想,头顶上传来十三的声音:“你是我的……”十三阿哥放松了他的手臂,只是轻轻环着我,“我会对你好的。”他认真地说。我笑着点了点头。他看我有些淡然的样子,以为我不信他说的,紧了紧手臂,又说:“我是说真的,我一定会……”我看住他,他一顿,停了下来。我轻声说:“我明白的,所以你不用承诺什么,更何况承诺的不一定能做到,没有承诺也不一定不会去做,不是吗?”十三定定地看了我半晌儿,突然笑了出来:“你真的跟别人不一样……”我一惊,暗自定了定,只是淡淡地说:“有什么不一样的,我也是用嘴吃饭,用鼻子喘气儿的。”“扑哧”十三一抹脸,笑说:“这倒是,不过,你知道吗?八哥他背地里也说很欣赏你呢。”我一愣,轻轻挣开了他的手臂,转过身去,拍了拍被子说:“既是背地里说的,那我就不用谢恩了吧。”“哈哈……”十三大笑了出来,从背后又抱住我说:“看你阿玛的古板样子,真想不出怎么生出你这样儿的女儿来。”“这样儿不好吗?”我低头假装忙碌着,不太想继续这个有些危险的话题,只听他在背后说:“当然不是了,只是有点儿奇怪罢了,你真的不太像那些一般的贵族小姐……你到底从哪儿来呢?”他玩笑着问。我顿时一僵,十三爷觉察了出来,伸过头来看我:“怎么了?”我镇定了一下,就笑着转过身来:“跟你一样呀!”他一愣:“什么一样?”“都是从娘肚子里来呀!”我笑瞥了他一眼。“啊?呵呵……”十三一愣,就开心地笑了出来。我伺候着他睡下,他还是扯着我袖子说个不停,我也随他。“明儿个上完早课后,咱们一起写字儿,我教你呀!”“好!”我点点头。“也可以做风筝,以前一个小太监教我的,我做得好着呢!”“好!”“早上早点儿起,我舞剑给你看,好不好?”“好呀!”“一起睡,好不好?”“不好。”“呵呵……”我笑眯眯地看着十三阿哥不情不愿地躺了下去。上去给他掖好被角,轻轻地拍着他,他一愣,睁开眼来望着我:“你当我是什么……”我一笑:“当你是小鬼呀!快睡吧。”他皱了眉头,不知嘀咕了些什么,却也闭眼睡了。“从来没人哄我睡觉。”十三阿哥突然说了这么一句,我一愣,看向他,他转过身去睡了。我没说什么,依然轻柔地拍抚着他,心里却有些酸酸的……过了好一会儿子,他已然睡熟了,我站起身来,把帘子放了下来, 精准生活幽默破解一肖看了他一眼, 马会幽默生活幽默解码图就轻手轻脚地去外屋自己的床上躺下了。只觉得心里是五味杂陈的, 香港六合手机开奖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 香港六合手机开奖网站隐隐地听着里屋传来轻微的鼾声,心里头倒觉得有些平静,还有些温馨起来。我张大眼睛盯着高高的承尘,心里想着十三阿哥的表白,要是跟他在一起,以后的日子一定就像蒸桑拿一样……虽然过程中一定是热得龇牙咧嘴的,可因为心里有盼头儿,最后出来的感觉还是很痛快的。只不过……我不禁苦笑出来,就是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挺到他出来为止了,也许在那过程中,坚持不住倒了下去也是大有可能的呢!唉……想着想着就觉得头疼起来。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谁知道以后又会怎么样呢!强把这个念头抛在了一旁,可转念就想起了小春……“唉。”这会忍不住大声地叹了出来,我的命运是未知数儿,好坏对半儿,可小春她的结局……门口外面突然隐约传来人声,我一下惊醒了,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揉了揉脸,虽说昨晚睡得不好,可今天感觉精神却还不错。看看外面天色已然有些亮了,我努着坐起身来,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心里盘算着该去叫十三阿哥起床了,他还有早课呢,可不能误了。掀开被子,披了件衣服,刚要下床,不经意回头——“啊!”我差点儿尖叫了出来,这……这小子什么时候跑来的,我目瞪口呆地看着在我床上睡得正香甜的十三阿哥,只觉得头晕得很,难道说,我是在做梦?正想着是要掐自己一把呢,还是给那小子两巴掌,看看自己的手会不会疼。门口突然传来实实在在的敲门声儿,我也顾不得十三了,忙的穿好衣服,捋了捋头发去开门,大概是冬莲她们吧,过来伺候的。“来了。”我嘴里应着,就忙的走了过去,打开门,笑说:“这么一早的,你们……”一抬头,话未说完,我已愣在了当地……四阿哥正站在门口,漠然地看着我……我傻傻地站在门口,四阿哥不动如山,只是定定地看着我,就这么过了好一会儿子,里面突然传出来些响动儿,我猛地惊醒了过来,忙的福下身去:“奴婢给四爷请安,主子吉祥。”“嗯,起来吧。”四爷淡淡的声音响起,我又福了福,站起身来,只觉得心里慌得很。实在想不起自己下一步该做些什么才对呢,心里乱糟糟的。“老十三起了吗?”“啊?”我一怔,抬起头来看着四爷,他刚才说了什么吗?等了一会儿,见我不说话地愣在那里,四阿哥轻皱了眉头说:“我听丫头们说,他昨晚不是睡这儿了吗?”“啊!是。”我这才反应过来,只是忙不迭地点头。四爷见我像根木桩子似的矗在门口,动也不动的,心里可能有些奇怪,但他为人深沉,也只是挑了挑眉毛:“我来叫老十三一起去上早课,昨儿个生了事儿,今儿就得早些去应卯,省得皇上生气。”四阿哥虽然还是那样淡淡的,可语气里已隐约有了两分不耐烦。我一愣,还没反应过来,院子大门突然被人推开了,我下意识地偏头望去——是银燕和几个小太监拿了盥洗用具什么的走了进来。银燕当头儿看见我和四阿哥站在房门口,也是一愣,接着就快走了两步,言笑晏晏地说:“四爷,您怎么站在门口呀,内幕资料早上风凉,当心吹着。”我这才琢磨过味儿来,敢情儿这么半天儿,我竟一直把这位爷堵在了门口,只觉得脸腾的红了起来,忙恭恭敬敬地肃了手,请四阿哥进去。心想怪不得这么半天儿就觉得不对劲儿呢,一大早儿的发傻。唉!我挠了挠头皮,觉得可能是还没睡醒吧,可心里还是感觉怪怪的……银燕进门时,似笑非笑地说了些什么连伺候都不会了,竟然让主子在外面喝风什么的……我也没往心里去,只是随意笑了笑,心里还是想着,到底是什么不太对劲儿呢?“啊……”我突然叫了出来,吓得刚要进门的小太监们一跳,我反身急急地往里屋走。四阿哥正坐在外屋的几案旁,看着昨儿晚上十三阿哥回屋后写的一篇字,见了我进来,他也没抬头说:“昨儿个晚上,十三爷歇得好吗?”我咽了口干沫:“回主子话,挺好的。”“嗯!”四爷点点头,他虽不再说话,可我也不敢随便就离开,心里火烧火燎的。记得刚才开门之前,十三阿哥好像是睡在我的床上的,如果是做梦也就罢了,可又好像不是在做梦……我皱紧了眉头冥思苦想……四阿哥一抬头,看见我正龇牙咧嘴地站在那里,也是一愣:“你去伺候十三弟吧,不用管我。”“是。”我松了一口气,忙行了礼,正要往里屋冲,“啊!十三爷——你怎么睡在小薇的床上了?这……这……”银燕的一声儿尖叫传来。我猛地煞住了脚步,当下里只觉得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就万分尴尬地站在了那里,旁边几个小太监彼此交换着眼色,挤眉弄眼儿的。我只觉得身上一阵儿冷一阵儿热的,万分地想晕倒了事,可偏偏清醒得很,不禁苦笑出来,平日里将养得太好了,有时候这副好壮壮的身板儿也是件麻烦事儿。正手足无措地站在当间儿,觉得这耳朵里嗡嗡的,忽然感到脖子后边儿有股子气息传来,我一怔,无意识就转过了身去……只觉呼吸一下子停住了,这次是真的感觉要晕过去了,四阿哥正僵立在我身后,他的脸色有些苍白,两只黑黑的眸子寒如冰雪,几乎是有些恶狠狠地盯住我……我下意识地伸手在领口儿扯了扯,好像这样就能让自己的呼吸通畅些,我就那样跟四阿哥对视着,心里却渐渐地平静了下来。本来嘛,一来,我也没做什么见不得人儿的事儿;二来,昨儿个也算是变相地给了十三阿哥一个承诺,所以……我暗暗吐了口气出来。四阿哥望着我慢慢淡漠下来的眼眸,似乎有些不可置信,只是沉默地打量着我……我润了润嘴唇儿,轻了轻嗓子,抬头正想开口说些什么,突然看见四爷脸色一暗,眼底里掠过了一丝深深的伤痛,我不禁愣住了……他转了身过去,走到了窗边,背着手望着外面……说来也怪,四阿哥冰冷的神色,我倒不太害怕,可每次看见他这样,我却打从心底里害怕起来。天边的朝霞映着窗棂,给这屋里也洒上了一片淡淡的粉红,可就是这样的温柔,映在了四阿哥身上,也只会让人感到一种孤独的苍白。我愣愣地站在那里,甚至有些痛恨自己的这份感觉,似乎每次当我想走开的时候,四阿哥就会拉着我的手,去碰触他最脆弱的伤口。“十三爷,您披上件衣服吧,这早晚凉,别受了寒气……”银燕嗫嚅的声音突然传来,我一惊——猛地回过头来,看见十三正靠在里屋门框上,面无表情地看着我。“呼……”我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每想起那天早上,就会让我有一种坐在雪地里吃冰的感觉。想想那天十三谈笑风生的跟四阿哥打招呼,四爷也是若无其事地应对,两个人没事儿人似的就一起出了门去……唯独只有我是担了半天的心事儿,目瞪口呆地送了他们出去后,突然觉得自己活像个白痴,等我回过神儿来,屋里已只剩了我一个人,刚才发生的一切好像做梦似的,我晕头涨脑地又回去睡了一觉,只觉得方才真够要命的。可等我睡醒了之后,才知道真正要命的在后面呢。就这么半天儿的功夫,十三阿哥睡在我床上的事儿,整个儿长春宫没有不知道的了,八成儿其他的地方也有了传言。要是跟这起子太监的长耳朵、碎嘴子比起来,现代的狗仔队们算老几呀。我原本是不知道的,只觉得走在长春宫里,怎么这么别扭,身上跟针扎似的。后来,冬梅姐妹说是要审我,我才明白自己已然变成了绯闻女主角。我深知这种事情儿是越描越黑的,索性儿跟她们说“是呀”,这些丫头们看我这样直白,又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反而倒不信了起来,我乐得随她们去说。银燕看见事情变成了这样,心里可能有些不忿儿,四处跟人说什么,我只不过是拣高枝儿啦、有心计呀什么的,不过不开眼,却找了个不得宠的。我只当没听见,懒得跟她去置气,只是心里有些好笑,她们这些人,既嫉妒我攀了阿哥,又嘲讽我找了不得宠的,真不知她们心里是怎么想的。可能就算我找的不是个纯金的,只是镶金的,也会让她们牙痒痒吧!?马车一颠一颠的,虽说四面都已经用松香、毡子糊得严严实实的,可坐久了,还是觉得有风飕飕进来。我活动了一下腿,更用力地抱紧暖炉,同车的冬莲早就睡了过去,我帮她掖了掖毯子,就又坐了回来。后来这事儿就不了了之了。我也不明白,只是听冬莲的暗示,好像是德妃娘娘发了话儿的。德妃对我还是一如既往的信任、和善,我心里却存了心事儿,也只是处处小心。十三阿哥在长春宫住了几天,就搬了回去,那几天他一下学就来找我,带我读书、写字、做玩意儿,要么让我看着他练武、打布库。有时出宫去,也必带些玩意儿、小吃儿的给我。他好像抛却了某些顾忌,只是变着法儿的,让我全心全意地对待他。四爷我就再没见过了,听十三阿哥说他出去办学差,十天半月的回不来,想想他那时的样子,我有些担心,可也不敢再细问,怕十三阿哥多心。只是埋在心里头,有时候会情不自禁去想,我从没想过让他喜欢我,可也半点儿不想让他讨厌我。有时候也不禁嘲笑自己的无聊。直到一个月后,发现自己的屋里多了一套宫制的新书,原以为十三阿哥给我的,可听冬梅说,四爷办差回来了,下午我去替娘娘送东西的时候,已经来请过安了。回到屋里,看着那套书,愣了半晌儿,心里酸酸涩涩的,想着四阿哥那冷冷的眼眸……“唉!”我不禁叹了口气,也许是自己想多了,八成就是十三送的呢。虽这样想,可还是把书藏了起来,正想着自己这算不算做贼心虚,十三阿哥就兴头儿地来找我。“啪”的一声,放下一摞书,说是四哥带回来给他的,他让我先挑自己喜欢的。想想当时,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用什么表情来面对十三阿哥的,十三阿哥倒也没察觉什么,只是我虽没再见过四阿哥,可每晚却总会不自觉地盯着那套书半晌儿,却从来没翻过,有时候就这样迷迷糊糊地坐着睡着了,睡得很不踏实,噩梦连连的,可却从来想不起自己到底梦到了些什么。慢慢地风平浪静了下来,除了德妃的谕令,可能大部分还是因为十三阿哥的不受宠、没背景儿,别人也不太觉得我是捡了个天大的便宜,所以,虽说十三阿哥经常来找我,可别人也就慢慢地淡了下去,不再嚼舌头了。古人云:流言要过七十七天才会消失。真的还挺准的,就这么过了两个月,当别人看见十三和我在一起,再也不会交头接耳时,康熙皇帝下了一道旨意——要去东北打围,也就是冬狩。德妃娘娘奉旨伴驾,所以我现在就坐在马车上,一摇三晃地向东北大兴安岭方向进发了。只觉着天气是越来越冷,我虽出生在北京,可近来这十年,因为厄尔尼诺现象都是暖冬,哪里受过这份儿寒气呀!因此每日里只是缩在水貂皮褂子里,抱着暖炉打寒战。为这,德妃娘娘还笑说,这人长得秀气,身子骨儿也跟着秀气起来,哪里还像是正白旗出来的满洲姑娘。我傻笑着遮掩了过去,只是深切地怀念着空调、电暖气、火车还有飞机……正眯着眼,想象着这要是坐了飞机,这些日子,都够跑一百个来回了。唉!那时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呀!居然因为晕机而很少乘坐。“呼”地一阵凉风吹了进来,我猛地张开眼,发现十三阿哥窜了进来,吓了一跳,忙指了指正在睡觉的冬莲,示意他小声点儿。他瞥了冬莲一眼,就蹭过来,紧靠着我坐下,接着伸手从怀里掏出了个暖斛子递给我。“什么呀?”我小声地问。“是参汤,最暖身体的,你不是怕冷吗?”十三笑眯眯地说。我微微一笑:“谢啦!”转身从旁边的小柜子里拿出个杯子,倒了一半儿出来递给他。十三开心地接了过去,正喝着,就听见外面有人问:“看见十三爷了吗?”我一顿看向他,十三阿哥在车厢里挪了两步掀了车帘子探出头去问:“怎么了?”只听外面说:“主子,太子爷和四爷正找您呢……”“嗯,知道了,这就来。”十三说完回头冲我一笑。我点点头说:“快去吧,小心点儿。”他点点头,刚要翻身下车,又回过头来笑说:“你快点儿喝,凉了就没药力了。”我笑着颔首……十三衣影儿一闪,就不见了,我轻轻地把车窗帘子掀开一点儿,看见十三阿哥帅气地跃上马背,带着从人们挥鞭而去,真是英气勃勃的,不禁望着他渐渐远去的身影……“人都走了,还看。”我一愣,回头看见冬莲懒洋洋地坐起身来,我笑了笑:“你醒了?”她白了我一眼说:“早醒了,偏那位爷来了,害得我动都不敢动。”“扑哧”,我笑了出来。“哼!你还笑!有人伺候参汤,你得意着呢?是不是?”冬莲笑瞪着我。我笑说:“别人伺候我,我得伺候你呀!这不给你留着呢吗!”“这还差不多。”我拿出另一个杯子,倒了一杯,递给冬莲,我们正要喝……“啊……”突然前面传来了一声女人的尖叫,我们被吓了一大跳,就不约而同地扒着窗子向外看去……

  【市场综述】

  央视网消息:4月28号,美国国会10名参议员联名致信美国国防部长艾斯珀,痛批美军在面对新冠疫情时“反应迟缓、措施乏力”,并且将所谓“战备状态”置于官兵的健康安全之上。美海军30号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罗斯福”号航母上的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已经升至1102例,大约占航母上舰员总数的四分之一;同时,另一艘在海外部署期间暴发疫情的作战舰艇“基德”号驱逐舰上的累计确诊病例增加至78例。

  新浪娱乐讯 据日本媒体报道,由于新冠疫情的进一步扩大,日本各电视剧、电影的拍摄都受到了影响。

,,香港九龙精选资料图

Powered by 精选3码中特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